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剩女取精要孩子不要男人

2019-02-27 03:33:02

剩女取精 要孩子不要男亾

忽然收到一条简讯,是一个曾经的采访对象发来的,她是个胸怀明星梦的22岁女人。简讯里这么写:“你好,可否帮我报道下,我想做个单身妈妈,所以想通过络征个男人。向梦飞。”我迟疑了片刻,笑了……这是十月以来,我所遇到的笑的事情。

忽然收到一条简讯,是一个曾经的采访对象发来的,她是个胸怀明星梦的22岁女人。简讯里这么写:“你好,可否帮我报道下,我想做个单身妈妈,所以想通过络征个男人。向梦飞。”我迟疑了片刻,笑了……这是十月以来,我所遇到的笑的事情。

并非想嘲笑这个女人,而是她的简讯让我联想起了大学里一个叫旺财的家伙。此人的毕业实习是在新华社上海分社做跑龙套,而当时一条在全国颇具影响力的通稿就是他写的,题目记不确切了,但大意是:上海人工精子库精源告急,向上海大学生征集志愿者捐精;但考虑到学生们不容易,将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。换句话说:捐精不是无偿的,而是有“物质奖励”的。此人曾在学校中大肆鼓动我等陪同其一道去捐精—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;照此算来,为人造就一条生命那可不只七级这么简单了!可除了他自己,没人肯搭腔——因为捐精从精神上讲是容易被接受的,但是从具体操作上是没有任何快感可言的;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再没钱用,也不能去。

如今,我又在现实里遭遇了一个对此事感兴趣的人。不过这次不同,这次是个女人,而且她是要为了帮助自己实现所谓单身妈妈的“理想”——与其山长水远的去找精子库,不如实地找个男人——于是,她想出这么一主意:《愿做单身妈妈向广大友征爸爸》。

但这必然遭遇技术障碍——因为要完成生育,必须首先完成交媾过程。如果要省略交媾过程,则对于应征者来说和去人工精子库捐精无异。去精子库还有“物质奖励”,而私人募捐什么都没有,而且说不定那天就有个小屁孩追着你要赡养费——这事儿有钱的男人不会去干,觉得跌了份儿;没钱的男人也不会去干,因为没啥好处;既不有钱又不没钱的男人更不会去干,既怕耽误了发财的前途,又怕将来被这冒出来的孩子扯了后退让自己变穷鬼。所以——要想找不怕死的男人去干,必然要通过交媾过程,否则没有吸引力。

于是,我在替这位有过数面之缘的女人担心了——要交媾,就得赤裸相呈;要交媾,就得实现部分人体器官的咬合。且更为关键的是:确认怀孕之前,必然需要多次交媾来加强保险;毕竟“一举中的”的概率不算太高。那么,既然要多次交媾,就得多少考虑一下快感问题。还有,倘若要实现生育——确认怀孕之后还有十月怀胎的过程,这一漫长时期应征者究竟该如何度过,他能否做一个甩手掌柜呢?由此看来,我们不仅要为这个女人担心,还得为那些勇敢的应征者担心。

更何况向梦飞是个想出名想得疯狂的女人。她曾经对我说:脱,是穷人成名的方式。倘若孩子出世了,他是不是也是她成名的一种方式?那个将某部分身体器官探入她身体里并“捐精”的男人,是不是亦是她成名的一种方式?

制造一个真的不难;但创造一条生命真的不是那么简单。或许她真的只要你的生殖器和精子,不要你的人。但是,你的确已经做了父亲,虽然你没有孩子。

[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][:张威]

难得见老詹提前下班但有球被喝倒彩
作为苹果本用户这次竟被华为MateBoo
中小企业要发展这台多功能一体机助你一臂之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